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總書記關注的礦區已成高原花海 ——河南能源化工集團青海天峻義海能源礦區見聞
時間:2019-12-12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木里煤田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境內,青藏高原柴達木盆地東北邊緣祁連山南麓,礦區總面積400平方公里,下轄聚乎更、江倉、哆嗦貢瑪和弧山4個礦區,已探明煤炭儲量41億噸,是青海省最大的煤礦區,也是西北地區目前唯一的焦煤資源整裝勘察區域。2003年開始,先后有11家企業進入木里煤田進行勘查開發,但由于缺乏統一規劃,過度開發和違規露天開采,造成當地高原草甸、凍土層和濕地被嚴重破壞。2014年,木里礦區的問題經媒體曝光后,引起國內外廣泛關注。對此,習近平總書記在一份調研報告上作出重要批示。

五年過去了,這個引起習總書記關注的木里礦區環境整頓治理得怎么樣了?

11月20日,《中國礦業報》在頭版頭條以《總書記關注的礦區已成高原花海——河南能源化工集團青海天峻義海能源礦區見聞》為題,對義海能源植草復綠的做法進行了報道。

重現高原花海

“這里就是‘聚寶盆’,最淺的地方往下挖個幾十厘米就是煤帶,所產煤炭是品質特好的焦煤,發熱量通常在8500大卡以上。”2011年前后,僅天峻縣城,每天滯留的拉煤車輛就有數千輛,這些都是從木里運煤的大車,幾千輛車聚集在一個縣城,帶動了天峻這個地處青藏高原的偏僻小城的經濟發展。司機老張是青海當地人,他說,那幾年,天峻縣的GDP曾一度位居青海省之首。

我們的車輛駛出天峻縣城,寬敞平整的天木公路上僅見到為數不多運煤車輛,路兩邊芳草萋萋,一群群牛羊在草地上悠閑地吃著草。中午時分,記者一行來到木里煤田天峻義海礦區,只見昔日的矸石山上,沒膝的黃草在寒風中隨風起伏,數百頭牦牛正在治理過的山坡上悠閑吃草。

天峻義海能源煤炭經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峻義海)總經理王豐指著眼前的一層層似梯田一樣草場說,五年前,這里就是一座座渣山。2014年8月以來,天峻義海公司及其上級公司河南能源、義煤公司在經濟極為困難的情況下,先后投入超過11億元用于礦區環境綜合整治,其中直接用于種草復綠1.48億元。五年來,天峻義海共復綠渣山和到界邊坡394.51萬平方米。

“如果再早三個月過來,這里到處是一片花海,漂亮著呢!”天峻義海副總經理張占村說。記者指著旁邊牌板上一片紫色的花海問道:“這是什么花?”“馬先蒿!”張占村告訴記者,馬先蒿是玄參科植物的一種,主要分布于北半球,廣布于中國各省,西南部尤盛。多年生、稀一年生草本植物,具有極高的藥用價值。“去年,青海省委書記王建軍、省長劉寧等來礦區視察,稱贊這是一座寶山呢!”

天峻義海的前身是義海能源公司木里煤礦,是2003年為響應西部大開發的號召,由河南義煤集團公司出資興建的國有獨資公司,礦區位于4200米的高原草甸區,大通河(黃河的一個支流)緊貼礦區而過。進駐青海以來,天峻義海在煤礦建設和生產過程中,始終按照環境保護“保護優先、開發中保護、保護中開發”原則,嚴格控制礦區開采范圍,認真落實植被保護、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等具體措施,最大限度減少對高寒沼澤濕地、高寒草甸的破壞和大通河支流下哆嗦河水質的影響。

針對海拔4200多米的高原上植被生長緩慢、不易成活等特點,從2006年開始,天峻義海根據木里高寒草甸的實際情況,開展了高寒地區草皮帶土移植技術。

“什么是帶土移植?”記者不禁有些驚奇。張占村說,他們在開采前先把需要開采的這一塊的草皮鏟下,草皮下面帶20厘米-30厘米的泥土,然后連草帶土移植到需要鋪草皮的地方,用這種方法移植的成活率高達60%~70%。“是比較高的成活率了。”

隨著礦區開采范圍的擴大,2013年,經青海省木里煤業集團公司牽線搭橋,中國礦大和天峻義海就礦區環境綜合治理達成合作意向,開展了高寒凍土地區草籽種植實驗和高原泥膠噴漿種草兩種實驗,當年完成復綠種草26萬平方米,渣山治理126萬平方米,投入資金3764.2萬元。

從“義海模式”到“木里經驗”

據了解,這里年平均氣溫零攝氏度以下,每年冰凍期長達8個月以上,夏季多雨雪冰雹,冬季干旱多風,年平均7級以上風力天氣4個月以上。“26萬平方米,除去渣山治理費用,平均每平方米復綠成本在100元以上,盡管成本很高,但出苗率卻不高,達不到預期效果。2015年,在上年的基礎上,我們積極改進種草工藝,著力在提升質量、降低成本上下功夫,并在全國范圍內招標高原種草復綠隊伍。”張占村介紹。

他們采取的方法包括分級削坡,設置排水溝;平整場地,覆蓋腐殖土;堅持質量,確保成活率;堅持環保第一,不對草場進行二次污染。

為進一步掌握哪些草籽更適應高海拔凍土地區生長情況,天峻義海還要求四家中標公司撒播的草籽不少于5種。天峻義海撒播的草籽主要有老芒麥、披肩草、中華羊茅、冷地早熟禾等,都是高海拔耐寒草種。

在施工過程中,天峻義海要求渣山植草復綠必須使用環保材料,覆蓋膜必須用能夠自動分解的無紡布。肥料方面,使用有機肥,不得使用化肥,不得對環境造成二次污染。

2015年,天峻義海渣共出動人員4424人次,各種車輛7916臺(次),完成復綠種植面積110.18萬立方米,提前10天完成青海省政府下達的100萬立方米種草復綠任務,累計投入資金達7200多萬元。

2016年,天峻義海在確保質量的同時,通過降低覆土厚度,優化流程工藝,使復綠成本每平方米降低了23.5元,經青海省農牧廳專家驗收,植草密度完全符合規定要求。僅此一項就減少投入2630萬多元,走出了一條木里礦區渣山復綠的新路子。對此,青海省政府給予高度評價,稱之為“義海模式”。

2016年8月22日至2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青海考察期間,因為日程安排,未能親自到木里礦區進行調研。8月23日下午,在西寧青海省生態環境監測中心,習總書記通過攝像頭察看了木里礦區的環境治理及種草復綠情況。
“每塊地混播了5種草籽,經專家現場隨機取樣實測,復綠的渣山每平方米平均出草苗2569株,有苗面積率在95%以上。”義海能源黨委書記、董事長段新偉介紹,2016年9月,義海能源在渣山大面積人工植草的成果被國家7部委聯合核查組贊嘆為“高原奇跡”。

2017年5月,青海省召開木里礦區環境綜合整治表彰會,天峻義海受到隆重表彰,以“天峻義海種草復綠”為核心的“木里經驗”在青海省廣泛推廣。

2018年12月,青海省委書記王建軍、省長劉寧等到天峻義海視察后,高興地說:“看了你們的環境綜合治理,我們心里有底了。”

2019年4月,天峻義海開展的《高寒煤礦排土場跡地植被恢復工程》喜獲中國煤炭行業優質工程獎,并獲得煤炭建設“太陽杯”工程獎。這是我國煤炭行業建設工程質量的最高獎項,每兩年評選一次,代表著中國礦建的最高水平。

“天峻義海開展的采坑回填,不僅為政府分了憂,而且減少了排矸占地面積,節約了后期治理費用,可謂一舉多得。”青海省柴達木循環經濟實驗區常務副主任、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長李永平介紹說。

隨后,記者一行來到天峻義海慶華采坑回填現場,看到拉渣的車輛絡繹不絕,輕重車分道行駛,有序回填。李永平表示,天峻義海是木里礦區唯一一家證照齊全的煤礦,也是木里礦區環境綜合整治做得最好的企業。作為國有企業,天峻義海有擔當,為木里礦區環境整治帶了個好頭。據悉,截至2019年10月,天峻義海累計回填總量5156萬立方米。

環境好了,狐貍來了,棕熊來了

“礦區環境好了,不僅有狐貍,連棕熊都來了,以后出去可要小心了。”2019年5月16日,一則“熊出沒”的新聞在天峻義海礦區廣為流傳。

2019年5月15日晚10時許,天峻義海生產調度室接到天峻縣公安局木里派出所的電話,稱在天峻義海礦部不到1公里的地方發現了一只冬眠初醒覓食的棕熊,要求天峻義海做好防范,尤其是夜間員工謹慎出行,注意安全。天峻義海調度室立即通過電話和公司微信群通知到各部門,尤其是單獨作業的崗位,提醒員工注意安全,并要求礦武保部門加強巡邏,發現熊跡立即報告。

隨著木里礦區環境綜合整治的全面展開,木里地區自然環境明顯好轉。近一兩年內,在木里礦區經常會看到旱獺、狐貍、藏野驢、狼、盤羊、石羊等野生動物,但棕熊在此處出沒尚屬第一次,尤其是在礦區近距離出現。

礦區環境好了,狐貍來了,棕熊來了,員工愛護動物的意識也明顯增強。

天峻義海附近有個野驢溝。野驢溝本不叫這個名字,只因為溝外邊有一條小河,野驢經常來小河邊飲水,所以被天峻義海的員工戲稱為“野驢溝”。今年5月4日吃過早飯,天峻義海煤場管理中心副主任張凱和員工張石頭、季海峰、張浩然等4人乘一輛順風車出礦,準備回河南老家探親。車輛行駛至野驢溝時,張石頭突然指著不遠處說:“看,藏野驢好像被鐵絲掛住了!”幾個人急忙下車,一邊安撫驢子,一邊徒手解鐵絲,手被扎破了也顧不上……半小時后,野驢恢復了自由,臨走還不時地回頭看看他們。

天峻義海員工愛護野生動物具有良好的傳統。2017年4月,天峻義海綜合辦司機張紅衛去西寧拉菜途中,途經距礦區37公里的牛頭山時,曾救助了兩只迷路的小兔猻(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后將其送到西寧市野生動物救助站,并獲得西寧市野生動物救助站頒發的榮譽證書。

打造最美高原礦山

“給自然留下更多修復空間,給農業留下更多良田,給子孫后代留下天藍、地綠、水凈的美好家園。”作為一家有責任、有擔當的國有大型煤炭企業,如何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建設“美麗中國”的偉大構想,實現綠色開采?段新偉表示,義海能源決不能、也決不會以犧牲企業所在地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企業經濟利益的增長。

礦山企業要最大限度地減少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必須大力推廣運用新技術新工藝,加大環保設施投入力度。“2017年,我們通過了國家二級安全質量標準化露天礦驗收,但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我們力爭利用兩到三年時間,一是將天峻義海建成國家一級安全質量標準化露天礦,二是打造最美高原礦山。”談起企業下一步規劃,段新偉打開了話匣子。

——加大環保設施投入,做到達標排放。2013年,天峻義海投資2520萬元,建設日處理50立方米的生活污水處理站及日處理500立方米的采坑涌水處理站各一座,運用國內較為成熟的前置脫氮厭氧/好氧生物接觸氧化工藝和纖維球及核桃殼過濾技術對礦區生活污水、采坑涌水進行處理。2019年追加投資1200萬元,在原有礦坑用水處理站舊址的基礎上進行了擴建,日處理礦坑水量4000立方米。新涌水處理站采用高效旋流多級凈化工藝,處理后水質指標滿足國家限值要求,處理過的礦坑涌水可用于礦區道路及采坑降塵。

——加強固廢、危廢品處理,保護環境不受侵害。按照國家相關文件要求,天峻義海設置了危廢庫,用于儲存廢礦物油;與青海美油美科技有限公司簽訂了危廢處置協議,嚴格遵循危廢轉移聯單制度,進行危廢處置;建立廢油存放點,對油罐廢油進行統一收集、存放,與具有危廢處理資質的單位簽訂合同,進行無害化處理。

據了解,今年前10個月,天峻義海累計無害化轉移處理廢礦物油50.7噸。在生活垃圾處理方面,與天峻縣星光環衛保潔服務公司簽訂了垃圾統一收集合同,進行無害化填埋處理。今年前10個月,累計處理生活垃圾203.8噸。

——加強礦區揚塵治理。木里礦區地處高原,冬季干燥多風,蒸發量非常大。為有效治理揚塵,天峻義海投資428萬元,配備大小灑水車輛19臺,每天不定期對坑上、坑下進行灑水降塵。投資5500萬元,分別在南、北儲煤場建立高12米、長2000米和4100米的擋風抑塵墻,并對煤堆采取了防塵網覆蓋措施,安裝自動噴淋系統,對煤場進行灑水降塵。

天峻義海還在東端幫及南端幫環坑長2.5公里的道路上,每隔60米安裝一個自動噴頭,對道路進行自動噴淋降塵。

——加大機電環保設施投入,努力從生產經營源頭減少對周邊生態環境的影響。針對木里礦區常年大風天氣,為減少照明設備電耗,2019年,天峻義海投資24萬元,在礦區主干道及排矸場栽設30盞LED風光電路燈,僅此一項每年可減少電費支出兩萬多元。

同時,天峻義海投資724萬元,將原有的2臺DZL4-1.25-AII型燃煤蒸汽鍋爐拆除,新建了3臺WDZ1440-1.0/95/70(1440KW)型承壓電熱水鍋爐,用于礦區生活生產供暖;安裝了1臺WDZ2-1.0(720KW)型電磁蒸汽鍋爐,用于礦區洗浴用汽。

與此同時,該公司還與青海省煤礦設計研究院簽訂合同,定期對礦區進行粉塵、噪音等職業病危害因素檢測,并開展了職業病危害現狀評價。

環保設施的大量投入,換來的是礦區的天藍、地綠,礦區生態環境得到了明顯改善。關確才讓是木里本地人,前些年,他在天峻義海做勞務工,一個月掙幾千元錢。近年來,隨著木里礦區環境的明顯改善,草原越來越肥沃,他果斷地辭去了天峻義海的工作,重新當起了“牛館”。現如今,當了牛館的關確才讓擁有牦牛400多頭,成了名副其實的“牛司令”。

夏天去遠處的草場,到了冬天,關確才讓就把自己的牛群趕到天峻義海復綠過的草場。“天峻義海的300多萬平方米草場,夠吃兩個月了。”關確才讓顯得很開心。 據《中國礦業報》

玉林蒙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